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真心正能量 还是故作顽皮冒充“老男孩”?

电影评论 时间:2014-07-16 浏览:
四年前的《老男孩》看哭了很多点击鼠标的人,四年后的“老男孩”变身大电影,打着“猛龙过江”的口号来到大银幕的战场,依旧是屌丝追逐音乐梦想,再加一点动作戏,还能逆袭吗?

  正方:

    难得没有负能量精华观点:贫困、被歧视、被欺骗、破罐子破摔等灰色情节因为角色的夸张与表演的恶搞,竟然没有一点儿负能量之感,反而因喜剧色彩浓厚具备优雅的气质。

  《老男孩》是筷子兄弟2010年推出的一部微电影,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如同《阿凡达》重新启动了3D电影市场一样,《老男孩》是互联网时代真正意义上的微电影开山之作,在当年引起的轰动,可以称为一种文化现象。

  《猛龙过江》是李小龙1972年自编自导自演的功夫电影,曾打破全亚洲票房纪录,让世界认识了香港电影并为之着迷。在包括筷子兄弟在内的70后、80后观众心目中,《猛龙过江》不但是一部藏在记忆深处的电影,更成为不少人少年时期的生存姿态,"到异乡打出个天下",鼓舞着无数少男背井离乡、赤手空拳去闯荡。

  《老男孩》加上《猛龙过江》,组成了筷子兄弟第一部电影长片的名字,其意昭然若揭。

  影片故事讲的是,肖央和王太利两个纯草根揣着明星梦来到纽约,没想到却与黑帮纠缠在一起,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俩,"变身"为凶狠的白虎兄弟,将黑帮打得落花流水……以弱抵强,以搞笑消解沉重,以刚直不阿换来善恶有报,清晰可见以往周星驰电影常见的元素。

  但单以周星驰是无法解开筷子兄弟的创作谜团的。在编剧、导演、表演这三个层面,无论怎么看他们都是独立于国内创作群之外,一个充满个性的存在。

  追踪筷子兄弟的首次曝光,会发现他们的首部音乐电影作品《男艺伎回忆录》,带有浓厚的日本同性文化色彩。到最新作品《老男孩猛龙过江》,又能看到南北朝鲜历史与文化对他们的影响,片中那首《小苹果》的MV,干脆把故事背景设置为韩国,足见筷子兄弟对本土之外流行文化的兴趣所在

  好莱坞黑帮电影和迈克尔·杰克逊,两个标志性的流行元素,也浸淫到筷子兄弟的创作思维中。由于走红于网络时代,他们的语感也一直紧紧依附于互联网流行文化身上。在此之前,真的少有电影创作者能像他们那样,自由游弋于由各时期、各种流行文化构成的娱乐河流中。《老男孩猛龙过江》表现出来的悲伤、幽默、励志、奋斗等等,都是过去一个时代最鲜明的符号,至今仍有现实意义,无需过多用力,就能引起众多人的共鸣。

  脱胎于微电影《老男孩》的大电影《老男孩》,自然不会放弃它的既有优势,校园、青春、音乐、梦想,这些符号在国内电影市场上,有着无往不利的吸引力。贫困、被歧视、被欺骗、破罐子破摔等灰色情节因为角色的夸张与表演的恶搞,竟然没有一点儿负能量之感,反而因喜剧色彩浓厚具备优雅的气质——没错,优雅隐藏于这部喜剧片背后,只是,这里的优雅更多指向生活态度的洒脱。

  黑帮戏份和动作场面占据了影片大约三分之一强的篇幅,这些戏份增强了影片的商业属性,使得它更值得进入影院一看而非仅仅通过网络免费观看。对于这些戏份我持有矛盾态度,一方面动作戏拍得的确不错,可以让电影更加活泛起来,也有助于影片盈利,以鼓舞创作者继续拍下去,但同时也显得影片想要表现太多,造成影片情境的撕裂感。

 

  反方:

  故作顽皮冒充老男孩精华观点:影片最大的喜剧构成,是言过其实外加不知量力所形成的尴尬,也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所带来的不堪。这部电影本身又何尝不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与其说当下的中国电影热衷拼贴,不如说我们那些目标明确的制作者们更偏爱杂交。学术一点的说法,就是类型的大融合。依靠网络发家的"筷子兄弟"肖央导演处女作里也具有这样的典型性症候。片名定为《老男孩猛龙过江》,实为策略性的要将黑帮、打斗并置其间,倘若审查够宽松的话,这样的一个杀妻未遂案,在我们这片热土也能有自圆其说的空间。除此,喜剧、歌舞、爱情等具卖相的类型元素也就走马观花般,忙了个不亦乐乎。

  肖大宝号称自己是华北歌王,王小帅则宣称他有一个和美之家,实际上这对活宝在人前不见得显贵,人后则一定受罪。影片最大的喜剧构成,也就是言过其实外加不知量力所形成的尴尬,也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所带来的不堪。

  这部电影本身又何尝不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动作戏还算眼花燎乱,其实特别想看到威风八面的白虎兄弟和倒霉催的筷子兄弟能合二为一,这当然需要更精密的编剧技巧,这样一来,趣味更足,幻灭感也会更强烈。另则,影片的情感牌打得过于粗疏,父子戏还尚可,兄弟情更多地时候像狗咬狗,至于爱情戏,屌丝被女神甩掉,逆袭后女神掉头吃起回头草,连意淫都是那么俗套。

  诚如这对难兄难弟活得不够自洽自足,也就随之活得不够真实,起码是不自知。这部大乱炖式的电影有着自觉或不自觉的犬儒作风。"筷子兄弟"的编导演均有意无意地消解了青春,将伪励志、反成功学进行到底了。他们没有在异国他乡,凭借堂吉诃德式的一往无前,获得精神与物资的双丰收,反而有着更多的自作自受兼自取其辱,结局仿佛是在说,中美都一样,空间的位移,并没有换来命运的突变。

  《老男孩猛龙过江》没有给数以亿计的失败者做足底按摩,更没有施予大而不当的抚慰,剩下的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后的不知所终。从这个角度来看,从微电影到大电影,"筷子兄弟"倒有着难得的诚恳和别样的坚持。

  最近看到大张伟的一个访谈,他从音乐人的角度表达了对歌曲《老男孩》的不屑,意思是玩音乐跟生存状况并无紧要的关联。但有意味的是,他对《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首时代曲更不感冒,他认为老了一样可以感受年轻,一样可以吃变态麻辣鸡翅。其实不管是微电影还是大电影,筷子兄弟的这两出影像成品,都不仅仅是要抓住青春的尾巴,而多少有一种拒绝长大的倔强乃至顽皮,但还没有上升到杨德昌的名句"年轻是一种性格"的高度。

  关键就在于两个老男孩都各有各的不着调、不靠谱抑或不成体统,都有些像无头苍蝇式的缺乏目的性。虽然不够振奋人心,但还算真实可信。在《老男孩猛龙过江》的片尾,那句"我们现在才刚刚毕业"为这部闹剧,赢回了不少尊严。这句话,似乎要表明这对活宝要"回到人间",起码是向心中的青春挥手告别。我的理解是,只有不追求成功,才是走向成熟的关键。

《香水》影评:除了气味,何以存在

《香水》影评:除了气味,何以存在

看这电影是因为在课上刚学完深景镜头,就是拿这电影中的一幕作...[详细]

评论电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我们的爱情终究

评论电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我们的爱情终究

电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改编自海岩同名小说,金马奖导演高群...[详细]